超级应用在亚洲“井喷”:游走在便利与扼杀竞争之间
发布时间:2019-10-08 10:37

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9月3日消息,《日经亚洲评论》刊文称,微信在中国的成功启发了亚洲公司开发属于他们自己的一站式应用,引发了地区性“超级应用”现象的发生。但是,超级应用在给消费者带来便利的同时,也被指责扼杀了竞争,其运营方不允许其他应用对自己发起挑战,例如微信就曾暂停抖音等短视频的直接播放功能。

以下是文章全文:

迈克尔·徐(Michael Xu)着了迷。就在他于2017年回中国探亲后不久,这位多伦多游戏开发者决定再次飞跃大半个地球,到中国学习如何为微信开发游戏。

“微信在中国太受欢迎了。”他在接受通过微信进行的采访时是这么说的。这位28岁的华裔加拿大人被他的亲戚使用微信支付账单、聊天、叫外卖所折服。“就连我88岁的爷爷都能熟练使用微信,”他说,“爷爷一直使用微信给我打电话,分享照片和文章。”

因此,当迈克尔·徐在去年决定发掘中国游戏市场时,他的第一步就是在上海参加微信程序课程。“所有中国人都已在微信上,”他表示,“和要求用户下载另外一款应用相比,在微信上玩我们的游戏要远远容易得多。”

他的策略彰显出了微信的绝对实力。微信由腾讯控股公司开发,拥有逾11亿用户,大多数在中国。如果把美国应用WhatsApp、Apple Pay、Uber、Facebook、Expedia以及其他应用整合一个,它就是微信。微信的成功启发了亚洲公司开发属于他们自己的全能应用,引发了地区性“超级应用”现象的发生。

超级应用从中国走向亚洲

尽管没有人计算过亚洲超级应用的确切数量,但是它们正在遍地开花,包括了一些亚洲最偏远的角落。缅甸在2000年才通网,但是已经拥抱了一款越南开发的应用Zalo。Zalo最初是一款聊天工具,很快将提供购物和电子支付服务。在印度,企业集团信实在今年稍早时候宣布,将推出一款内置100种服务的应用。

“在亚洲,超级应用已经成为了一种做生意的方式。”硅谷风投公司500 Startups驻新加坡普通合伙人夏尔马·哈纳(Vishal Harnal)。

这一现象能够追溯到新兴经济体的形成恰逢智能机开始流行之际。亚洲新兴市场的数百万人错过了PC时代,但是直接来到了智能机时代,使用应用是他们的第二习性。

与此同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应用市场已经引发了激烈竞争。中国工信部的数据显示,单是在中国,应用数量就超过了400万个,而且还在增长。分析师指出,对于企业来说,超级应用帮助他们在海量软件中吸引用户,并牢牢锁定。

雅加达顾问阿姆利亚·阿云宁亚斯(Amalia Ayuningtyas)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她最初下载印尼超级应用Go-Jek主要是为了打摩的,希望快速度过交通高峰期。但是在Go-Jek代金券的吸引下,这位27岁的顾问很快就尝试了Go-

现在,阿云宁亚斯使用移动钱包GoPay为打车付款,使用外卖服务GoFood订餐,通过快递服务GoSend发文件。有时,她还会通过GoMassage预订按摩,通过GoClean安排家务。当话费余额所剩不多时,她会使用GoPulsa充值。

“我就是为Go-Jek而生。”阿云宁亚斯表示。她补充称,自己近20%的月消费都是通过Go-Jek完成。

Go-Jek首席技术官阿杰·戈尔(Ajey Gore)近期在香港举行的一场会议上表示,Go-Jek随时都要处理250万次用户请求,这源于其平台上仍在不断增长的21项服务。“一旦你有了这种规模,你就能做任何事情。”戈尔表示。

超级应用扼杀竞争?

不过,行业在享受超级应用带来便利的同时可能也要付出代价。一些专家警告称,超级应用的崛起阻碍了线上竞争和创新。

对于超级应用来说,在一个平台上销售多款服务降低了成本,使得对手难以参与竞争。2016年,在Go-Jek及其主要新加坡对手Grab将服务扩大到外卖后,德国主要外卖公司Foodpanda关闭了印尼业务。

今年稍早时候,新加坡外卖公司Honestbee也决定在战略评估期间停止外卖业务。

Honestbee据称寻求将其外卖业务出售给Go-Jek或Grab,但不予置评。

投资者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中国风投圈里有这么个笑话:如果有一款用于4G环境的消费者应用,它可能不值得我们关注,”一位北京主要风投公司的投资者称,“无论如何,它都无法在与微信、支付宝竞争时存活下来。这些巨头已经十分强大,控制了许多领域的入口。他们正变得越来越强大。”

许多情况下,消费者几乎是被迫使用一些超级应用,不管喜欢与否。在支付宝的诞生地杭州,许多餐馆、咖啡馆以及超市只接受支付宝。同样地,很少有人会在中国开会时带一叠名片,他们只是彼此加个微信。

上海科技咨询公司China Channel董事总经理马修·布伦南(Matthew Brennan)认为,有三分之二的中国人已在使用微信,微信已变得如此无所不在,以至于它已变成了一项“公用事业”。

“它就像你的手机号码、水、气和电。”布伦南称,他就擅长微信营销。

虽然现在已经广受欢迎,但是微信依旧处于扩张模式。腾讯向企业和开发者发出了一个难以决绝的邀请:他们可以为微信开发小程序,这要比传统应用开发地更快、成本更低。

“一个常规应用通用需要一整支团队花费一周时间开发,”上海编程培训学校沃耕(Le Wagon)主任胡斗南(Dounan Hu,音译)称,该学校教开发者在微信内开发,“但是有了小程序,一两个人在一天内就可完成。”

胡斗南称,套用支付、聊天等现有功能让小程序的开发变得容易得多。

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曾在去年11月表示,自2017年腾讯允许开发小程序以来,微信上部署的小程序数量已经超过了100万个。支付宝也在去年推出了自主小程序平台,宣布已在前四个月吸引了逾10万个小程序,每天增加近850个。

北京大学投资学教授杰弗里·汤森(Jeffrey Towson)把超级应用比作是贵重的房地产。“所有人都得经过他们,”他说,“如果你想卖东西,你可以把应用安装在人们的手机上,祝你好运。要么你就在微信上装一个小程序。他们都是开启你数字生活的有效途径。”

但是,一些人辩称,问题是他们可能同时也为其他人关上了大门。“问题是,超级应用是否会终结竞争,就像我们看到许多其他公司已经做得那样。”

腾讯与阿里的潜规则

目前,开发者和分析师认为腾讯和阿里在运用各自实力时依旧保持自律。双方基本上都允许所有人加入他们的小程序系统,向企业收取的费用“几乎可以忽略”。然而,行业还有一些潜规则。

例如,微信上的电商不能接受支付宝付款,反之亦然。此外,小程序运营商预计不能与平台发生竞争。去年,腾讯暂停了微信上多款短视频应用的直接播放功能,包括主要竞争对手抖音。

尽管腾讯将这一决定归因于监管部门对于不良社交媒体内容的整治,但是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指控腾讯是在寻找理由屏蔽抖音。腾讯则反过来指控张一鸣“诽谤”。

反竞争做法拉响的警报正促使行业内部人士作出回应,他们辩称超级应用无法像传统商业那样杀死对手。“我倒希望这么简单。”新加坡风投基金Openspace Ventures联合创始人、Go-Jek投资者吴永贤(Hian Goh,音译)表示。

有观点称,超级应用会扼杀竞争,就像地产大亨拒绝向对手出租一样。对此,吴永贤进行了驳斥。“在数字世界,打造竞争、建立分销网络的可能性远远大于现实世界,”吴永贤表示,“只因为这些应用具有主导力量,创新就会被扼杀?我并不认同这种观点。即便有,创新者也会变得更有进取心。”

诚然,腾讯的举措似乎对抖音的伤害并不大。市场研究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抖音海外版TikTok的下载量超过了Facebook及其Instagram。市场研究公司CB Insights的数据称,字节跳动的估值约为750亿美元,超过了WeWork、Airbnb以及SpaceX成为全球最具价值的创业公司。

摆脱依赖

与此同时,协助推动微信崛起的企业也证明,他们不一定要死守微信。布伦南正在写一本关于超级应用的书。他表示,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过去依赖微信吸引乘客,现在大约90%的订单都是通过自主应用获得。滴滴获得了腾讯的投资。

“他们想要直接接触用户,”布伦南表示,“否则,他们的业务就面临风险。”

加拿大游戏开发者迈克尔·徐表示,他仍计划在微信内开发小游戏。但是,他也制定了一个备用计划。

“我们也将在Apple Store、Google Play以及其他许多平台上推出我们的游戏应用,”他表示,“微信是一个很棒的渠道,但是我们不应该依赖它。”(作者/箫雨)

服务热线
在线咨询